证券分析师的猫腻

一名合格的金融分析师,除了应具备优秀的金融理论素养外,职业道德及操守也至关重要。资本市场的运作与诚信二字关系密切,特别是在普通老百姓经常接触到的媒体平台上,充斥着太多的主观、含有目的性的股票分析评论,因此在任何情况下坚持独立性和客观性的职业道德,是分析师行业必不可少的一张通行证。

新闻来源: 无 2017.01.06 15:25PM GMT+8

一名合格的金融分析师,除了应具备优秀的金融理论素养外,职业道德及操守也至关重要。资本市场的运作与诚信二字关系密切,特别是在普通老百姓经常接触到的媒体平台上,充斥着太多的主观、含有目的性的股票分析评论,因此在任何情况下坚持独立性和客观性的职业道德,是分析师行业必不可少的一张通行证。

 

然而,随着国内市场体系的不断完善、投资产品种类的日益增多,这一原本带着光环行业逐渐衍生出种种乱象,不少分析师带着个人的利益需求在各大电视、大小报刊、网络媒体进行荐股,误导投资者,俗称“黑嘴”。

 

 

谈到荐股,某机构分析师吴新称,“黑嘴”与大资金都有着剪不断理还乱的关系。同时兼任机构营业部投资顾问的他,手中有一大批客户,他需要给这些大客户们提供可靠的消息和准确的分析,最终得到奖金的额度也是和客户获取利润的幅度直接挂钩的。因此,有分析师会通过上电视、写文章等方式,强烈推荐此前推荐给大客户的股票,以此达到让股价上涨的目的。

 

种种因素使得国内分析师行业乱象涌现,其诚信度饱受考验。2009年8月,海通证券首席机械行业分析师叶志刚被举报与私募合作,获利上千万元,此后相关部门介入调查。2008年11月,北京首放法人代表汪建中因操纵市场被罚1.25亿元,终身禁入证券市场。

 

 

由于行业的特殊性,分析师在公开场合给出的投资建议责任重大,投资者可能因为其中一句话一夜获利千万,而倾家荡产者也不在少数。出于谨言慎行的考量,国内的分析师们若没有十足的信心,观点会偏向保守,预测准确率大于50%已是十分理想的结果。

 

但乱象之中也涌现出为数不多的清流,国内主流财经媒体当中,第一财经的市场分析算是比较中肯,A股板块都会邀请资深分析师进行解读,对不少投资者而言,具有重要的参考价值;而港股板块则会选择香港本地对市场有深入了解的资深人士进行解读,这类分析师无一例外具备香港证监会颁发的相应牌照,“持证上岗”方可在媒体等公众场合发表自己的投资观点。

 

 

分析师的含金量之高,也造就了节目投资建议的较高准确率,对此我们可以从一财的节目中略见一斑。以“市场零距离”的港股环节为例,其中经常邀请的三甲金融陈健祥就经常能够客观准确地分析港股现况和短线走势。例如其在16年11月4日的港股节目中建议港股投资者关注航运股跟集装箱版块,因为综合全球经济表现,他认为该版块在未来半年至一年前景不错,其中的两个龙头:中国远洋(01919)和中海集运(02866)都值得买入,特别是中海集运目前的股价偏低,因此拥有较大的上升空间。而节目播出一个月后的12月6日,按照经济通通讯社发布的专讯显示,航运板块的太平洋航运(02343)该日现价上升6.61%,报1.29元,公司获德银上调目标44%至2.05元,维持“买入”评级。而中国远洋(01919)和中海集运(02866)也都于该月分别录得了19%和13%的大幅上涨。

 

 

同样在当期节目中,陈健祥也推荐了澳门赌业股。他指出金沙如果继续把针对中产客户的业务做好,新的项目推出之后,趁着大势调整时刻,金沙会是一个好的选择。话音未落的两周内,博彩股就录得较大升幅,金沙中国(1928)更是再创新高,升幅达3%,被瑞银评为首选港股。次月,金沙中国获交银国际将目标价由21.8元提高逾八成至40元,评级由“沽售”改为“中性”。

 

 

从以上所举出的实例中我们不难发现,中港两地的分析师在预测方面存在着较大的差异化,通俗地说来为什么香港分析师的“准确率”能够更高呢?这与中港两地证监会在对于分析师公开评论个股的操守规定有着很大关系。香港证监会要求任何人在媒体发布个股分析评论必须为合法持牌人士,也就是必须本身持有“第四类:就证券提供意见”牌照。这造就了两地分析师在负责、客观性、专业度方面的天壤之别。此外,香港证监会还针对分析师在媒体提供意见时需要严格遵守一系列要求:如在节目结尾需要申报及澄清自己的利害关系(有无持有该股票)等,一旦违规可能会面临停牌或者吊销牌照等严厉惩罚。

 

 

以上所提及的三甲金融执行董事陈健祥先生则持有香港证监会认可的证券及期货交易、提供意见和资产管理牌照(可合法从事第1、2、4、9类受规管活动)。他同时也持有金融技术分析师资格(CFTe)。据不完全统计,截止至2016年年底,陈健祥先生在第一财经港股节目中所做预测准确率高达80.7%,这远远超出一些内地分析师准确率的平均数据。当然香港也有一些股评家会有“个人倾向”,但大部分都还能保持着操守底线。至于那些有利益冲突的,从其推荐股票的估值、成交量等方面就能略知一二。现时再加上浑水机构时不时发出报告,确实令香港的分析师们在公开场合评论个股时更加谨慎小心。不过随着两地投资者的综合能力和理性态度不断提升,相信那些有目的性、甚至利益性的分析评论也越来越没有生存空间。

公共关系联络方式
(021) 6045 2018 - 8008
    (公共关系部)
(852) 2242 8822
    (香港办公室)
pr@kab.hk