著名投资人李希先生分享创投心得

李希,广东文投创工场投资管理有限公司副总经理,三甲集团旗下首支FOF基金合作伙伴。 今年是他进入创投行业的第五个年头,五年来他凭借犀利的眼光找到不少好项目,经手过的项目成功率接近百分之百,同时他也成就了众多创业者的梦想。这位投资场上的“老江湖”,究竟有着怎样的创投心得呢?

新闻来源: 无 2016.11.21 13:52PM GMT+8

 

您投资过多少个项目?以哪些行业为主?

 

我投过的项目有30个左右,主要是和文化相关的,或是文化与科技相结合的。这是因为我们在这块相对专业,有资源互补的机会,可以使回报率提高,控制投资的风险。比如某一项目的业务不行了,我还有其它的业务可以介绍。但这只是手段,不是目标,我们的核心目的只有一个,就是提高回报率。

 

任何事情都有风险,我们要做的是控制风险,不是消灭风险。如果一个体系跟我们无关,风险就不可控了。

 

文化的价值不在于文化本身,我做了这么多年的感受是,文化产业的核心是不赚钱,这一产业具有投资价值是因为附加值高。当文化产业和其他产业相结合的时候,才是最有价值的。举个例子,如果王老吉是卖饮料的,就不会有现在的地位。正因为它是买凉茶的,凉茶是传统文化,怕上火就喝凉茶,这就形成了一种文化共识,很多人相信喝凉茶可以治上火。又比如梵高的画愉悦度可能不高,因为颜色很压抑,但价值不一样,这就是文化潮流,是附加值的匹配。

 

您认为什么样的项目是好项目?

 

项目成功和失败的标准是不一样的,如果你认为一个项目死亡了才是失败,我目前还没有失败的项目,我认为项目成功与否在于能否达到投资前的预期。有些项目我会期待有十倍的回报,有些期望有三倍的回报,并不是三倍回报的项目就比十倍的差。项目跟人的天赋一样,只能长到一米七的项目,你不能指望它长到一米九。对每个项目的预期都是不一样的,只要达到你的心理预期,这个项目就算成功了。合格的投资人一开始对项目都会有所判断,如果项目长到一米九了,在心里窃喜的同时,也证明自己当时的判断是有误差的。这样的低估也是在所难免的,因为市场变化很大,一旦有新增利好,这个项目一下子就起来了。

 

我投资的标准只有一个,就是能够获得回报,我特别讨厌投资人讲情怀、讲理想,甚至战略布局。我们要对LP做回报,所以回报率是最重要的。

 

投资中,您如何挑选“好项目”?

 

我判断一个项目有四个维度,而且是有顺序的,一是行业,二是模式,三是产品,四是团队。

 

首先一个项目的市场要足够大,但也不要太大,市场大起来,需求就会分散。对于大市场而言,从十块到几十万的衣服,受众群不一样,需求也不一样,这样投入是相当大的,竞争者也多。小市场也很难做,小市场意味着市场占有份额足够大,企业才做得起来,最好的是中型市场。

 

我们特别喜欢细分且足够大的市场,这样的市场目标人群相对集中,比如前阵子很火的粉丝经济。粉丝的消费模式也是文化消费的一种。在批发市场上十几块就能批发的衣服,在二次元平台上能卖几百,这些人愿意为了文化去买单。此外,粉丝经济的受众群很集中,只要做好一套产品,就能把一个项目做起来。

 

行业对我们投资人来说很重要,因为一个快速发展的行业,企业的试错空间充足。比如互联网、游戏,大家都是刚起步,会有很多的机会、时间和空间。但如果是成熟的行业,人家都是成年人了,你还是个小孩,就很容易被欺负。新兴行业非常重要,市场足够大的行业非常重要,解决刚需的行业非常重要。

 

就商业模式而言,理论上商业模式越简单,把控性就越强,试错成本就越低。商业存在的价值就是利润,一个别人不愿意付费的项目是没有价值的,没有盈利模式的项目我们一定不投。举个例子,像保护猫狗的项目和提供志愿心理咨询服务的项目,都是没有商业模式的。

 

产品也很重要,它承载着行业和商业模式。我可以容忍产品有缺陷,但产品一定要有特点,体现理想中的行业和商业模式,这才有价值。另外,产品提升的空间也很重要,至于产品好不好,中早期我不去判断它。当然也可以用下一个维度去判断它,那就是团队,对于有十足经验和执行力的团队来说,这些都不是问题。

 

我们投的主要是轻资产项目,轻资产的核心主要靠人。轻资产的好处是转型快、迭代快,这个产品不好的话,我们马上可以设计出2.0,3.0,4.0版本,这是相对重资产的优势。

 

把团队放在最后并不意味着它不重要,很多人说,投资是投人,但这句话只说对了一半,是要投合适的人。合适的人一定要产生在合适的行业,在特定行业是人才。这种人既有天赋,也有行业积累。某些行业需要十足的经验,那可能40岁以下的创业者我们是不会投的;但有些行业讲究创新,我们可能35岁以后的都不会投。

 

好团队一定跟行业匹配,我们希望看到的是一个团队,而不是个人。老板提升企业属性的时代在中国已经过去了,所以还要考虑团队的机制:能不能让员工有归属感,留住人才,发挥积极性。我们期望的共性品质是坦诚,公司有两条投资规矩,第一是不能交朋友的项目一律不投,这是信息真实度的问题。国外投资都依赖模型,但有个前提是数据真实有效,在国内这一方法行不通,这里既有个人的问题,也有体制的问题。第二是不要否定任何一个项目,但要坚持自己的投资理念。一个项目随时可能产生各种变动,不要一开始就说它不行。当然,坚持自己的投资理念也有可能错过特别好的项目,但也因此避开了风险。

 

另外,我们判断项目还有一个很重要的因素,就是这件事难不难。如果做这件事要考虑的因素很多,那么对于中早期项目而言,就不要考虑了,因为资源、人力、财力都有限。

 

 

简单的事情会不会很多人做?有很多竞争者呢?

 

这个不一定,我们说的简单指商业逻辑不复杂,涉及的因素不多。如何体现好公司和坏公司的差距呢?就是一件简单的事,谁能做到极致。

 

大众点评网就是做到极致的例子,想要有用户,这个平台首先要有足够多的商户入驻。点评网每天和一家家商户签约,不论商户有多大的规模和影响力,都把他们签下来,这样用户粘度才足够深。听起来是一件很简单的事,但并不是每个人都能做得这么好。

 

还有另一个例子,就是滴滴,它坚持的是良好的服务态度,你会发现滴滴司机的素质和平时的出租车完全不一样。出租车行业在三十年里,都没有去做提高客户体验这件一句话的事。

 

我们投过一家这样的驾培公司,猪兼强。驾培行业做了几十年,最大的痛点是服务太糟糕,教练经常骂人、打人,甚至性骚扰。驾校的市场足够大,可以说是全民培训;门槛也比较高,因此毛利高,赚钱容易。本来这种传统行业兴起是没有机会的,但猪兼强用了一年的时间,从去年年初的每月十五个学员,到今年三月,一个月能招到三千个学员。目前猪兼强估值四个亿,在广州驾培市场排名第一,和排名第二的公司远远拉开了差距。他们承诺绝不会出现打骂学生的事件,解决了市场存在多年的痛点,将用户体验做到了极致。

 

 

公司目前成立了哪些基金? 有多少位项目管理人?

 

公司现在有母基金——只投基金,不投项目;还有专项基金和受别人所托管理的基金。我们设有一个投资部门,部门有一位部门负责人和五位投资经理, 加上我一共7位。

 

募投管退中,我们做了三样,投管退。公司的风格是投前投后一个团队做,任何一个项目必须有两名以上的投资经理。我们认为好项目是管出来的,投后管理非常重要,特别是中早期和年轻人的项目,他们的社会阅历和资源都有局限性,我们要多点参与进去。

 

这次的文投基金计划投资哪些项目?

 

主要是文化产业和移动互联网,这些项目的团队以年轻人为主。我们有一个规矩,原则上创始人不要超过40岁。但也因行业而异,因为有些行业需要积累,这样的行业最多放宽到45岁,超过45岁的一律不投。

 

我们选择这些行业有几个原因,第一是有投资价值,第二是我在这个行业有优势。我们第一大股东是广东文投,它是省委宣传部旗下唯一做文化产业投资的公司,这是我们的优势。第三是区域上的限制,我们主要做广东,其他地区原则上会少做,因为不好管理,资源也不好匹配。

 

广东乃至国内的创业氛围怎么样?

 

北上广深客观上创业氛围是比较好的,其中广东占了两个。这四个城市各有区分点,北京有活跃的资本和人才优势,但弱势是创业成本太高,房租人力都很贵。上海的优势是国际视野,劣势是大企业集中,挤占了中小企业的生存空间。深圳则是中小企业的天堂,这是北京上海都没法比的,所以深圳的创新度是最活跃的。制约深圳的两大原因是人才和创业成本,没有好大学,留不住人才。广州的优势是生活成本较低,而且比较包容,但广州的资本很弱势,大资本不多。但对于我们做投资的是优势,遇到好项目,在竞争上不激烈。

 

贵公司本次和三甲进行了基金合作,对三甲未来有着怎样的合作愿景?

 

我们希望寻找的是高质合作伙伴,能够长期互信地合作。因此我们希望三甲集团能给我们导进一些资源,更重要的是未来投后项目的资源匹配上。投资公司所获得的最大回报不是计算投了多少个项目,而是投了多少优质的项目。要想提高回报率,就一定要有投后资源的介入。作为一家综合性金融公司,我知道三甲在前海的基金公司业务已经在今年成功起步,续牌过程也非常顺利。在我看来,这是一个非常好的平台,特别是在国家监管机构不断提高行业门槛的时候,显示了三甲公司在这一块业务的发展潜力。另外在项目在海外市场发展方面,三甲也拥有中港两地以及欧盟市场的优势和经验,这一方面都非常值得我们去了解,且充满了很大的合作机遇和空间。

公共关系联络方式
(021) 6045 2018 - 8008
    (公共关系部)
(852) 2242 8822
    (香港办公室)
pr@kab.hk